latter

复苏

生·如·夏·花

《新月集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家庭
    我独自在横跨过田地的路上走着,夕阳像一个守财奴似的,正藏起它最后的金子。
    白昼更加深沉的没入黑暗之中,那已经收割了的孤寂的田地,默默地躺在那里。
    天空里突然升起了一个男孩子尖锐的歌声。他穿过看不见的黑暗,留下他歌声的辙痕跨过黄昏的静谧。
    他的乡村的家坐落在荒凉的边上,在甘蔗田的后面,躲藏在香蕉树、瘦长的槟榔树、椰子树和深绿色的贾克果树的阴影里。
    我在星光下独自走着的路上停留了一会,我看见黑沉沉的大地展开在我的面前,用她的手臂拥抱着无数的家庭,在那些家庭里有着摇篮和床铺,母亲们的心和夜晚的灯,还有年轻的生命,他们满心欢乐,却浑然不知这样的欢乐对于世界的价值。

评论

热度(2)